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博客首页

中国富豪收藏的新趋势

发布日期:

  只关注于中国艺术品,或者只收藏传统书画,这样的时代对于大收藏家们来说已成过去。刘益谦、王薇夫妇日前入选了外媒artnet News评选出的“2016年度全球顶级藏家TOP 100”榜单,称其是亚洲地区收藏最为丰富的藏家之一,在这份榜单中还包括陈泰铭、郑志刚、王健林、刘家明、刘銮雄、陆寻以及乔志兵共8位中国藏家(族)。这些富豪藏家所呈现出来的收藏趋势值得关注。


2013062556459897.jpg


  万达集团以庞大的近现代名家书画收藏著称,但近两年也开始大手笔买入毕加索和印象派等西方经典作品。2013年11月,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万达集团以281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2亿元)买下毕加索代表作《两个小孩》,随后又斥资274.1万美元买下了毕加索1965年的《戴帽女子》;2015年5月,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上,万达集团以204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65亿元)买下莫奈《睡莲池与玫瑰》。


  台湾十大富商之一的国巨公司董事长陈泰铭,经常现身于国际拍卖会现场,从培根、里希特到中国现当代艺术,无不涉猎。


  娱乐行业大亨乔志兵最初购买艺术品只是为了填满自己众多会所的空间,但是,不久之后他便开始了真正的艺术品收藏,如今他已经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收藏家之一。他收藏了张恩利、刘韡以及一些西方艺术家的蓝筹作品,其中包括安东尼·葛姆布雷、托马斯·豪斯雅戈以及西斯特·盖茨。他将上海西岸5个被废弃的储油罐改造成多用途的当代艺术中心,希望找到一个与艺术家更好的合作方式,影响更多人。


  年轻的南京收藏家陆寻第一次买的作品是草间弥生的南瓜和一张杜马斯的小纸本作品。他总结自己的收藏是接触到很多西方艺术后,才回头关注中国的当代艺术,并用西方的当代艺术参考中国当代艺术的作品质量和买卖时机。十年后,作为家族企业的继承者,他创办了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这些重量级收藏家的喜好和目标各有特点,但是对西方艺术的关注和收藏都是不容忽视的部分。


  有西方媒体评价,在巴塞尔艺术展上,西方藏家只买对的,中国富豪只买贵的,话虽有些尖酸,但也反映出相比西方藏家,中国藏家对西方艺术的审美能力还有所欠缺和差距。当然这也情有可原,不仅仅是某几个藏家的审美问题,而是涉及到国内的艺术教育和审美培养等深层问题。


  20世纪80年代,富有的日本企业和金融家开始大肆收购西方艺术品。统计资料显示,从1987年到1990年间,国际拍卖会上40%的西方印象派作品都落入了日本买家之手。这4年间,日本竟然从西方进口了138亿美元的艺术品。有些企业收购印象派意图不在画作本身,比如著名的安田火灾和海事保险公司,虽然花费了3900万美元高价购得梵高的《向日葵》,但也因此而蜚声国际,一度占据欧美各大媒体的版面。


  加之国际卖家、评论分析家等推波助澜,日本企业家收购西方印象派画作热潮一发不可收拾,演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对于印象派的全民追捧,连日本的美术馆等专业机构也加入其中。在这种狂热氛围下,一些不知名的印象派画家的三流作品也被日本人炒高,为日后印象派作品泡沫破灭埋下了伏笔。


  上世纪90年代,在日本的经济神话随着股市楼市的大崩盘而破灭后,一些濒临破产的日本买家甩卖手中的印象派藏品都难以出手。当年以50亿美元购入、现仍保存于日本各银行手中的抵押画作,市场人士估计如今最多能卖出14亿美元。


  而在参照日本的前车之鉴时,很多人的问题是:中国将会重蹈日本20世纪80年代末的覆辙吗?也有人认为,日本对西方艺术品的购买热潮固然有负面影响,但也培育出日本对西方艺术的鉴赏兴趣和环境。


  不同的是,内地艺术品进口关税高门槛,也是摆在中国藏家面前的一道难题,这也让国内出现印象派狂潮的可能性变小。由于中国藏家的文化背景和受西方文化影响不大,他们关注的重心还是中国艺术品。中央美院艺术市场研究中心总监马学东认为,中国企业家收藏西方艺术品已是既成事实,未来还将对此产生助推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