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明 | 庚子之春/胡扬礼赞

发布日期:

blog20.jpg

  胡杨属扬柳科植物,幼树时嫩枝上的叶片狭长如柳,大树老枝干上的叶却圆润如扬,耐旱耐涝,生命顽强,又称英雄树。做为生活在沙漠里唯一的乔木树种,见证了荒漠的岁月变迁,被称为“死亡之海”的沙漠的生命之魂。

blog21.jpg

blog22.jpg

blog23.jpg

  走进胡杨林,身临其境,其状其神,往往难以言表,视觉上的震撼,令人惊叹!“极目金黄千里秀,自成一景阅沧桑”,“茫茫荒漠夜孤单,细语胡杨度万年”。诗人笔下的胡杨可以让人们有丰富的想象,而当面对茫茫大漠胡杨林时,仿佛天地间瞬间凝固了,唯有大片的胡杨如排山倒海,呼啸而来,又如千军万马,严阵以待……我狂爱这种感觉,荒蛮,大度,纵横驰骋,自由自在。近观时又是一种深沉凝重,默然相对,甚至可以听到胡杨的喘息,千年沧桑,留在刀刻般的树纹间,写满了倔犟与顽强,生生不息。

blog24.jpg

  庚子之春,想起己亥暮秋在新疆伊吾胡杨林写生的情景,翻阅写生画稿,似乎每幅都在诉说一个故事。我曾在酷夏与初冬严冬季节几次去胡杨林写生,一直憧憬金秋季节里的胡杨,此行伊吾,己是暮秋,胡杨林里一片落叶早己退却金灿灿的黄色,树上残留的一些树叶虽风韵犹在,透露出的光亮在荒漠里显得是另一种苍凉。我喜欢这种感觉,画室里作画,多了一种对生活体验的沉淀,没有画小稿,即兴而为,六尺宣纸,大笔写之,前后近两个月,画了一幅十张六尺宣纸连在一起的长卷,意犹未尽,过一段时间或许兴起接着再画。

blog25.jpg

  小画品情趣,大画则重气势,大的格局与气度。胡杨独特的精神品格让我淡化其做为树的物象,不拘泥于其具体的形态,以我写物,有时刻意放大某一局部,利用笔墨的肌理变化,丰富其效果。有些地方故意泼墨泼色加以水的变化,营造一种空灵的视觉感受,边画边调整,反复琢磨,没有时间限定,适可而止。一幅画的完成常常会有一直没画完的感觉,留下给观众来完成,或许这也是一种创作方法。我画长卷,顺势而为,跌宕起伏,尽在有意无意之间。生活中的胡杨林,姿态万千,写意胡杨,不拘一格,恣意挥洒,方可显现其浑然天成的特色。

blog26.jpg

礼赞胡杨,一种心境。以画为之,但求神韵。

转载至:https://zouming.artron.net/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