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画家李照东 | 以性情书写世界

发布日期:

blog1.jpg

      突然想起搜索三年前我为李老师写的博文,已不见任何残骸;网络上只是搜索到了他的一些近况; 六年不见,李照东老师的发白了不少,但气色比原来润了。

blog-2.jpg

      依然喜欢他的字和画,想起我今天和他大言不惭“我在临王羲之帖!”李老师说,那等你回来,办个王羲之临摹展,汗颜,看到我的临品,他或许会笑喷饭----“你咋还是那么幼稚?”

blog3.jpg

blog4.jpg

      久违的朋友们,熟悉的面孔;久违了。骨子里我无法不欣赏李老师,依然是十二年前的那感觉“相濡以沫,惺惺相惜”,书画调侃,指点江山,白眼向人的李老师让书画家们有些不自在,可我从不介意他的刻薄,甚有时给他煽风点火,好玩,还记得那次的结果是他和美术家协会的理事们翻脸了;李老师永远是我最好的师友。怀念可以任意在画墙上涂抹的快乐,怀念在闲杂草堂的品茶品画品字,怀念在那消磨掉的无数个黄昏,米店老板的那12只麻雀和打油诗让我一直笑到现在!

      我大概也是第一个稀里糊涂敢差遣李老师下厨的人,自告奋勇做了一段闲杂饭堂的大掌勺,定时带朋友去蹭饭!那段日子,开心而糊涂。细看了李老师的画,我不敢再张狂,我已经远远的落下了;但明天还得给他打电话:以后他要些有关他的评论文章,让我来捉笔---那文章写的太弊脚,想夸他还夸不到点子上,还不如贴上他自己的一段文言文。

blog5.jpg

blog6.jpg

      白眼向人的李老师,本色的李老师,还有“一大堆故事”的李老师。于我,还原的,只是一个很性情的,以心墨书写世界的李照东。我一直想说:谢谢

blog9.jpg

blog11.jpg

      生于粤东潮汕的李照东,也许先天性地就拥有感悟笔墨的灵性。在画面的任何一个细部,他的笔总是随缘而化,既有对象的形质,又存有笔墨的内涵。门户的界限没有了,规范消失了,可总有一种境遇让他不能轻易地摆脱,那就是‘旷达而幽深’的山野,那是他的山水,也是他的笔墨归宿。即在此处,在山水‘幽然’处,他的心境及性情跟古人与传统相接应了。文:郑工李照东是从临帖习字的传统中走出的人,是从元明清的文人画中踩过的人,这两种普遍化的经验并没有消解其个人的创造性意识,而是作为潜意识的内容为自然的表达提供具体的形式。

  点化生机在山水画中,传统的‘点’画无非两种:一是‘点皴’,二是‘点苔’,其用途均被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而李照东的‘点’却越出了这种限制,成为一种相对独立的造型要素。李氏常常不自觉地以‘点画’的方式在画面上行走,以‘点画’控制着画面的结构布局,控制着笔墨走势,控制着气韵生成。在各种笔墨形态中,点是最‘嬉戏’的。李照东是矛盾的,但却又很聪明,他将经验性的点画方式纳入对立统一的阴阳法则中,其‘嬉戏’却不喧闹,其‘散漫’却见踪迹。

  无住生心其实,李照东的内心并不躁动,也无焦虑。所有的躁动和焦虑都在习画的过程中渐渐被过滤了,主体有时也镕置。禅宗说,这是‘无我’。但他并没有放空一切,而是以笔墨修持的方式接纳一切。

  近两年来李照东似乎没有过多耽于‘元四家’那空疏的境地,而是上溯两宋,甚而染青带绿,急切切地,没有分别、没有思量,或拔地而起,或陡然坠落,或巍峨苍茫,或磅浩荡,‘上突危峰,下瞰穷谷’。

  他的绘画并没有太多‘思’的成分,他的接纳,是一种涵养,即笔随物行,物随笔动,以动取势,以势生韵,以韵养气。那份虚空之气,是一切事物表现的基础,也是其笔墨优游的空间所在。有人说,画家是以笔墨问道,而李照东呢?似乎有心于笔墨而无心论是非。想进一步了解李照东的艺术理念及欣赏其画作,可于五月一日至三十一日到深圳述古堂展览馆参观李氏举办的‘法顺风随李照东画展’,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抽空前往欣赏。李照东是广东达濠人,生于一九五四年。李氏自少从尊翁永芝公习书法,有神童之誉;潮中耆宿佃介眉有诗并赞曰:‘少年能踵晋唐风韵,王铎后未可复见。’及长,问学于粤东画坛诸公,悟参赞自然、援书入画之道。自谓学无崖际,画无新旧,所作山水、花鸟,不拘南北之限,畅神而已。李氏曾出版过多本个人作品,包括《李照东书画集》、《雪泥鸿爪李照东山水丙戌卷》、《法顺风随李照东卷》等。他曾分别于一九九六年及二零零零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其作品见诸《美术》、《国画家》、《荣宝斋》、《美术观察》等刊物,部分作品现被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