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意象油画的文化内涵浅析

发布日期:

  油画在中国传承且发展了几百年,无疑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意象油画亦是如此。大道至简,意象油画艺术魅力实质上是来自于其中蕴含的文化内涵。中国的意象油画创作植根于中 
  华民族的文化内涵之中,融入油画的艺术特征,获得了持续的发展。 

  一、中国的哲学、美学是意象油画的创作之根 
  中国的哲学、美学以儒、道、禅三家构成的中国哲学美学为主,总体而言,在审美理想上是以和谐为美的。儒家提倡“入世”,美学则以人际、社会、伦理的和谐为美;道家则崇尚人的内心世界与自然界的和谐;佛教“出世”,美学则以实现明心静性为极致之美。意象油画的艺术内涵与灵感之源同这些哲学思想息息相关,是艺术创作的文化之根。 
  1.儒家对美学的理解。儒家美学思想的核心是“中和”。《中庸》写道:“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在儒家思想中,天人合一是最佳的“中和”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的行为合乎礼仪,人心合乎规范,情感世界处于和谐之中。儒家认为“过犹不及”,故而要求达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艺术效果。表现在现代意象油画中,则是画面元素的和谐。 
  2.与儒家思想不同,道家则认为自然状态才是最美的。《道德经》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庄子认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可见,对“自然”状态的推崇是道家对美的评判标准和追求。在意象油画中,这种审美则表现为顺应内心感受,让画面元素自然流露,不能留存斧凿和刻意塑造的痕迹。 
  3.佛教的意象美学观点。佛教中的“禅”,意为静坐息虑。佛教讲究“顿现真如本性”,慧能认为人可以通过修行,通过参悟而成佛。禅宗的“自性论”,认为认得主体意识能够决定外在的客观事物。比照到艺术创作中,即发挥创作者的主观能动性。禅宗的“顿悟”之说是一种直觉式的思维方式,是中国文化内涵中独有的审美境界。在意象油画创作中,这种境界,表现为空灵、超脱,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境界。 

余梅《漓江之韵》 (2)_0.jpg  

    二、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在意象油画形式语言中的体现 
  油画作品因其风格不同,绘画技法和绘画语言也不同。不以文化内涵为源泉进行创作,就如同无本之木,意象油画亦是如此。意象油画更加倾向于追求精神意象与概括的独特的语言形式,具有自己的特点。 
  (一)笔触运用 
  在油画作品中,笔触走向与肌理也是作品表现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影响作品的整体效果与艺术风格,意象油画也如此。意象油画不是用油画颜料绘制的中国画,其是在运用油画的材料、工具,融合水墨的笔墨精神,结合中国传统绘画的语言技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传统水墨画的笔墨精神正是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审美的典型代表。 
  吴冠中的作品之所以独具创造性和艺术价值,恰恰在于其对传统文化和对传统艺术形式的理解在油画创作中得以充分应用。 
  (二)形态表达 
  中国画是意象绘画的代表艺术形式,其在造型方面蕴含着独特的韵味。国画的意象造型不是直白地再现客观事物,也不是简单的主观情绪的宣泄,而是融入了画家的文化艺术修养、气质和心理感受,是客观事物和主观情感的有机融合。画家赵无极的作品即是这方面的例子。 
  中国绘画作品中的山水取自于真山真水,但是又比实物更美。中国意象油画造型上要求创作者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并且能够将在自然中观察到的灵感有机融合到创作中。苏天赐与吴冠中是意象油画的代表人物。他们通过对客观事物艺术地变形与取舍,赋予其有生机、有文化内涵的造型,使画面富于独特的节奏感与韵律感。 
  (三)空间表现 
  中国传统水墨,多画山水。这里的山水,其实是指画家以现实的山水为基础塑造出来的理想中的山水,多清灵飘逸,以意境胜。在空间构图上,传统水墨画不讲求透视,不讲求空间距离的真实,如李唐的山水画,树木完全在一个平面上,与背后的山没有空间上的距离感。中国现代的意象油画家借鉴了传统水墨的空间变现手法,但又有所不同。比如油画家夏俊娜,其作品在画面的处理上,冷暖、黑白、色彩的干湿浓淡、虚实形状都从传统水墨中得到借鉴,运用得轻松自如。在空间关系上,借鉴了传统绘画的二维表现手法,但并没有完全放弃三维的表现技巧,二维与三维相互补充,形成一个和谐的整体。这样的画面空间安排可以在强调二维空间的抽象与表现时弱化三维空间感,产生一种“近虚而远实”的视觉空间感。 
  (四)色彩运用 
  关于色彩,南朝的谢赫提出了“随类赋彩”的说法。“类”是指类似的、概括的一个类别,比如青绿山水并不是指山水的颜色,而是类似于山水之色的丰富形态。可以理解为中国画的色彩更多是画家对客观物象特征规律性的概括,是画家在总结和抽象客观事物的基础上所形成的心理色彩。意象油画的色彩运用汲取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色彩运用手法,对西方绘画中丰富的自然之色进行提炼和概括,随主体、情境及情感而定色。 
  (五)意境 
  《山水训》中说画要使人“可行、可望、可游、可居”。如果西方油画像一部“小说”,那么中国画更像一篇“散文”,没有焦点透视,只有散点透视,随性而行,自由自在地进行精神的漫游。吴冠中说: “我很少背着画箱出去碰见什么景就画。我总是先观察,跑遍山前山后,村南村北,然后在脑子里综合、组织形象,挖掘意境。”可见,现代的画家注重国画的意境在意象油画中得以融汇和体现。中国意象油画具有和其他油画作品不同的特点――融入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这种写意精神,源自于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美学中的“似与不似”等思想。 
  意象油画要融入传统文化的精华。油画虽然是外来画种,但其在中国已传承发展数百年,如果我们亦步亦趋地跟在西方后面,永远不可能创造出拥有民族文化内涵的作品,也无法超越西方的水平。因此,唯有融会贯通,意象油画才能真正得到长足发展。 

张继渝《红梅之二》 (2).jpg

余梅《紫树花开》 (2).jpg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64531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