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文房四宝的文化精神内涵

发布日期:

       文房四宝,不仅仅是书画的工具,从文化层面上看,它有其精神内涵,浅见如下:

       笔的“四德”

       毛笔居“文房四宝”之首,好的毛笔有“四德”:尖、齐、圆、健。

       尖,就是锋颖尖锐即笔尖要尖利;圆就是丰硕圆润即笔身饱满而圆;齐就是修削整齐即笔尖摊开后整齐划一;健就是劲健有力即笔锋要有弹性。

       选用“四德”的毛笔进行书画有什么好处呢?尖的毛笔敏锐,笔毫聚在一起,锋颖尖锐如锥,毛料根根出锋、笔身挺直。由于笔锋尖,在书写时,便于写出优美,微妙的点画。齐的毛笔制做精良,锋润开捏扁后,笔锋整齐,笔毛纯净。在书写时写下笔墨不变形,随心而变。圆的毛笔笔尖丰满圆润,书写时才不至于头扁、锋散。运用圆的毛笔,从用笔“中锋”,“藏头”中,“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健的毛笔锋芒可刚可柔,可方可圆,能枯能润,能缩能伸,所谓“笔软则奇怪生焉”。运用圆的毛笔,如同书写时笔锋的倒而复起,抑扬顿锉,刚柔相济。能把笔锋在纸上任意提按,铺开敛起能显出弹力。不仅笔锋有力,而且能抒发胸中逸气并感到笔肚充实。

       毛笔具有这四德,书画家们才能书写出精彩与杰出的作品。

《寿笔》.jpg

       墨,“非人磨墨墨磨人”

       苏轼在《次韵答舒教授观余所藏墨》曾说“非人磨墨墨磨人”。他说的这句话,是对书画家的勉励与希冀。

       首先,我们知道,砚,也称“砚台”。以笔蘸墨写字,笔、墨、砚三者密不可分。由于它质地坚实,能传之百代。其次,书画家们要书画,必须有墨。过去科学不发达,没有现代的墨水。墨汁的产生必须靠用墨在砚台里慢慢磨。在中国古代,磨墨也被称为“耕砚”,仿佛一片有待开垦的田野一般,需要虔敬心灵与细致耕作,才能够有丰硕的收获成果。

       所以说,砚自从进入文房的那一刻起,便与细腻深邃的中国传统文化相伴共存,传递着黑与白之间无穷无际千变万化的水墨世界,越是细腻的砚台,越能够磨出颗粒细润、便于与水融合无间的墨色,从而能够表达出更多精微层次的效果,宣示着神妙的情感,焕发出来对于天地造化、自然山水、花鸟乃至人物等气韵生动的深刻描绘。“非人磨墨墨磨人”,砚从自然中磨砺而出,又为回归自然的意象描摹之重要器具,这种轮回往复深深遵循着中国美学的意蕴,砚与其他的文房器具交映生辉,而作为最质朴和天然的材质,因此,当谨记:“非人磨墨墨磨人”。

1_330.jpg

       纸,“含章蕰藻好斯文”

       宣纸之所以“含章蕰藻好斯文”,是因为宣纸有神奇的润墨效果。水墨点在纸上会马上洇开,能达到瞬间水墨交融的效果。用浓墨,墨色鲜亮;用淡墨,层次清楚;用复墨,笔笔分清,干后有立体感,不嫌平薄;用焦墨,飞白清晰;用水混墨能产生浓中有淡,淡中有浓,有泾渭分明而又相互渗溶的感觉。最初,人们绘画是在墙壁上涂绘;到唐代,开始在纸上作画。至宋代,书画已发展为一种整体的艺术;许多文人学士既是书法家又是画家。所谓“文人画”也从这一时期开始兴盛。

       另外,宣纸的吸附性很强,在宣纸上一经着墨或泼墨时,浓墨时,宣纸能表现出墨色乌浓鲜艳发亮的特色效果;泼墨时,宣纸能表现出层次分明,清晰透明的艺术效果;积墨时,宣纸能表现出浑厚得体、深沉有力,富有立体感的韵味;焦墨时,宣纸能表现出浓淡适宜、细腻坚韧的色彩。因此,宣纸的吸附性能有一定的独到之处,达到书画家任意挥洒,墨润自如的境地。中国宣纸有“墨分五色”之称,即一笔落纸焦、浓、淡、枯、湿跃然而显。具有白似云、柔似锦、淡似水、浓似漆,不浓不淡,尤如月晕雨雾之奇特效果。

       还有,宣纸后续性效果很好。书画家书写后纸不起皱、墨色层次分明,浓淡清晰适中、周边状化开,富有立体感的标准。且有较长的寿命,不易老化变色,具有保存千百年而无损的艺术寿命价值。故有“千年纸,五百年绢”之说。

137024845_3_20180628104943332.jpg

       砚,“仕”与“隐”的契合

       砚,俗称砚台,与笔、墨、纸并称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砚,集书法、绘画、雕刻诸艺术为一体,以特有的色调和造型,加之浑然天工的巧琢,以其庄重与风雅,成为“四宝”之一。

       砚,历朝以其不同的形式,不同的质地,不同的种类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构成一部丰富多彩的中国哲学史。砚是由原始社会的研磨器演变而来的,又称研。砚之起源甚早,大概在殷商初期,笔墨砚始以粗见雏形。东汉以后,才抛开研石,自成一体,并颇为流行,魏晋南北朝,瓷业渐兴发展,出现了瓷砚。隋唐时期,制砚的工艺有相应的发展。宋代则已普遍使用,宋元时期的砚形基本为唐代砚形的延续和演变,总的趋势以实用为主。明、清两代品种繁多,成为一种工艺美术品的重要历史阶段。

       由于砚体现了“仕”与“隐”的契合,书法家们以笔墨为生涯,故又常把砚石比做笔耕之地,称为砚田。一方砚天下多少文章书画从此而出。宋苏易简《文房四谱》中说:“四宝砚为首,笔墨兼纸,皆可随时取索,可终身与倶者,唯砚而已。”砚不仅为文人书画喜用,而且也反映出文人雅逸文化心理的效应,使访砚、藏砚、赏砚、刻砚,成为文人相会的一种风气。将砚珍藏,表现出文人对自身心灵的固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砚呈现的是一种文人的胸襟,也体现着文人雅逸文化心理的效应。“唯砚终身与尔倶”,即使在今天,当代著名画家刘海粟、吴作人、陈叔亮、李苦禅、李可染、李铎、程十发、黄永玉、启功都曾为名砚泼墨作画,挥毫题词。

黎坚广图12_0.jpg